【舊文章】傳單

高中左右寫得,從無名舊站移植過來

傳單上說:若從前的興趣也變的無聊時,也許就是憂鬱症也說不定。看到這,真是心有戚戚焉

從小,總是喜歡講從小,爺爺常習慣性的帶歷代孫子去廟口。跟著老友們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多年的習慣了,有了孫子後

像是傳承吧,從堂哥、二堂哥、哥哥、我、弟弟、小堂弟。分時代,合適的年齡,坐在鐵馬自己加上的布條上。想著待會可以去雜貨店,拿幾顆糖。很幸福的地方

廟口有兩條龍柱,畢竟是小地方。龍從天而降,追逐火珠,向著他發呆
伸手扯著細長的龍鬚,摸摸龍角,凸凸的龍眼。爺爺說:有小龍的是母龍。龍纏著回繞,直入雲霄,高處威嚴神像。好厲害,好厲害,沒什麼修飾的天真

每天期待的糖果,漸漸的變成廟口。冷冰冰的石頭嘛,卻活生生。踩著攀著,想到龍的居所。被龍的威嚴恐嚇,或是黑牙的廟公。我想要它,想帶回家。裝在心裡帶回家

從此,我拿起了筆,與白紙。偶爾把龍放出來,在沒人的地方。他追著筆尖的鋼珠,有如他的故鄉。好開心,我養了一隻龍

貪心,好像是與生俱來,原罪就是了。是龍寂寞呢,還是這主人寂寞。為他找個同伴,也為自己。全身長長的,不好;長尾巴,恩,好累贅。但還是讓他住進了龍園,成了之後的嬌客。這是龍嗎,這是我的龍,我的。

小孩子是很敏銳的,也許是心機。在孩子中,沒有人,包刮自己。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這種事情發生在快樂的時光吧,我想。堂哥說:你怎麼也變的跟你哥一個樣,越陰沉啦。發現的時候,筆已經化為代言者,竄了嘴的位。沒什麼不好阿,也許這是傳承

小孩是性別平等的,在畢業之前。為何事情總是變的太快,或是懶的移動。聲帶已經名存實亡,牙齒倒是很勤快。過了一個階段,世界旋轉的太快,跟不上了。在老師氣走的鬧市,保有不在場証明。為什麼呢,小學同學一定很不習慣
為什麼呢,好像有些跡象。太過自信於熟悉,面對改變,很害怕。世界改變了呢,世界一直都在改變。我,很害怕。

水溝塞了,滿出來,然後發臭。受夠了嘴的稱職,代言者便搞政變。原來我還是人阿,我很遺憾。媽媽說:獎狀很棒呀,繼續努力。只是想被稱讚,讀著書
那我的園子呢,是誰稱讚我。是誰?我還沒找到,但是園子的事務一點也不敢懈怠。我努力圖著,黑線條,黑線與白紙,黑白,黑。

發夢,數著聲帶工作時數。數到中指剛剛好,真是尸位素餐。段考了,三樓欄杆還頗高的。好寶寶的我,夾著課本,看冬天。有意無意,她會來,但我的聲帶仍賴床。我在意嗎?我不知道,代言者沒有意見,那我也沒意見

那是吹著北風,風水不好的教室很明顯。普通是荒涼的,對我卻是最深刻。我圖我畫我撇,都茫然;龜毛,龜毛,我察覺,原來字可以是很好看的。過年了,到底是誰開始,好像不是很重要;但是,代言者正勤奮著,我也勤奮著

那是吹著北風,最溫暖的季節。溫暖到發燙,想縮回手的地步。原來我也是這種人;互相介紹一番,認識新朋友。代言者,也沉寂一陣,不想工作。真想就掛在籃球架下,眼神迴避某個角度,風乾。

北風吹完了,火堆也不需要了

漸漸習慣代言者的能力,感受也沒那麼深;名叫孤獨的思念,隨著冰雪成水溶解了。到不是渴望得到滿足,只是習慣了而已;習慣在朋友間,有名叫孤獨,平靜無味的存在;但失去了才知重要的那種。我感到驕傲,驕傲著成為怪物,自以為是的怪物,我是怪物

為了維持驕傲,我努力成為怪物。怪物的特性是什麼,就是怪吧。好開心,我找到那稱讚管理良好的園子的人,那怪物被稱讚了,稱讚了

在狗吃飯前搖鈴,久之聽到搖鈴聲,便會流口水。原來我是狗,一隻乞討驕傲的狗。聽到點不經意的話語,涎的轉紐便掉了,滾進水溝蓋。代言者的工作量越重,越是成就感,越是低廉;不得已,為了生活嘛,都是不得已

儘管如此,工作狂仍誕生了,代言者的薪俸是令人開心的。自以為的開心,自以為的成就,都在人人疲憊中建築。三年就要結束,工期接近尾聲;我還以為代言者可以繼續,繼續他的事業;我真的以為,在後三年能繼續供養笑聲,愚蠢的以為

期望能再相逢,這一刻真的期盼,再遇到冬天時,能見到微笑。代言者也沒自信了,對於他的能力,對於微笑

不知何時,喜歡上冬天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