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人與惜秀:關於第一夜

花人與惜秀
=========

## 關於第一夜

「是姑姑喔。」

我不喜歡那個女人,突然就出現了是為了什麼。

這幾天正因為爸爸的喪禮忙的不行,這女人擾的我好亂。為什麼呢,他到底從哪裡來的。問了阿秀他也不知道,但是阿秀似乎跟她頂好的,為什麼。其實也不對,阿秀一直都傻傻的,對事情不太有反應,如果他要是思考不好被那個女人拐走了怎麼辦。那女人,到底來作什麼的。

那女人說了,晚上要待在這裡。為什麼,爸爸就算不睡這張床了也不可以說搶就搶啊,阿秀竟然就這樣答應了,不可以啊。我死也不答應,這種事情,不答應。

* * *

「進來吧,你很冷的⋯⋯」
「小傻子。」

* * *

半夜我太冷了,地板好冰啊,冷醒的。

倒也不是因為太冷的,我準備很充分。這點冷,沒事的。最大的原因應該是有奇怪的聲音,悉悉窣窣的。我怕那女人搞什麼鬼,還是起來看了一下。

我想坐起來,手一碰到地上,哎呀好冰。

那聲音停了。

我不敢再動。

等了一陣子,我盡可能偽裝只是睡了翻身,回想起什麼睡到一半的翻身,回想阿秀怎麼翻的,他睡到一半總是會踢來踢去,但我也總不在意的。也許就是這個,其實不用太安靜,放鬆的翻身就好了,放鬆,放鬆,放鬆。

「…放ㄙ……!」

嗚!一不小心就發出聲了,這不是放鬆過頭了嗎!這麼一想冷汗都濕一身了,在這個時間又是加倍冷的,不由自主的發個抖起來。

啊,對了,那個聲音呢。自己默默的瞎忙一陣子,都忘了自己要做些什麼。那個聲音呢?到哪裡去了,那到底是什麼。

(答…)

!…是腳步聲,是腳步聲,那女人嗎,還是阿秀,還是誰?這時間在做些什麼?我身體僵直了,我才發覺全身肌肉僵直的發酸。

那腳步越來越近了。

我要繼續「睡」嗎,還是果斷起來先發制人?只是面向那個聲音的方向也好,聲音從我後面來了,但我一旦轉身就會被他發現我是假睡了,在這個半夜中偷偷監聽這房子的動靜,一旦我轉身,就會被發現了。

但是背對著又太危險了,如果他打算這些什麼,不管怎麼樣看不到都無法反應啊。那聲音刻意壓低了,半夜中很安靜,每個摩擦都好清楚,這絕對不是放鬆一般的腳步。這聲音果然是有企圖的往我這邊來的。這不會是阿秀,阿秀這麼鈍不會作這種鬼祟的事,那肯定是那女人了。

那女人越來越近了。

不行了,她就在我背後了。

我猛然要一轉身,就要發作。



但是一個暖暖的東西阻止了我,那是毛毛粗造的,軟軟的,是布。最後思索了應該是被子,是爸爸的,有爸爸的味道。被子罩住了我全身,爸爸的味道。

「…就說會冷的,傻孩子。…唉?全身都是汗啊」

最後怎麼了,記不清楚了。但我確定這聲音肯定是那女人了,這女人在半夜,鬼鬼祟祟的,在做些什麼。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