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histle 編年大記事:海爾斯歐克帝的出場

Cwhistle 編年大記事:海爾斯歐克帝的出場
==================================

世界觀版本版本:3.1

這部份完全沒有里安的戲份,主要是拉比歹看面在白黨獲得城中勢力的事情。時刻正是地方權力移轉的時刻,黑派因為無血緣繼承人,白派軍人世家趁勢奪權。政治不穩定的時候,歹看面等等地下勢力趁著勢頭又擴大了版圖。那個時候亂啊。

黑黨保守派因為沒有血統繼承人,在現有共主死去之後,白派歐克帝家族派兵進駐了領主雕堡內,封鎖了碉堡四天。歐克帝家族的千金,海爾斯歐克帝,雖然是歐克帝家的唯一子嗣,但身為一個女子,家族並沒有把海爾斯當作未來的繼承人。海爾斯急於立功表現自己的能力,向老爸,歐克帝家族當前掌門人,積極爭取了一項任務,在海爾斯眼裡很重要的任務。當然老爸的意思只是給他女兒一個事作讓他安靜而已。

這個任務是這樣的,傳說黑黨的力量來源是來自一個神氣的戒指,配戴他的人呢可以繼承上一位配戴者的所有記憶。黑黨家族統治了這個領地據說已經將近百年,靠的就是老祖宗流傳下來的這枚戒指,將古老智慧不斷的累計、流傳,黑黨家族才能一次又一次的挖掘到黑色鑽石,維持了這個家族近百年的富有與權勢。黑黨家族的這個稱呼就是來自共主總是能準確的預測黑色鑽石的脈礦,並且全身髒兮兮的從地道裡出現,過一陣子就見到更多的奢侈品出現在進入碉堡的商隊裡。海爾斯所被指派的任務呢,就是尋找這枚戒指,黑黨家族繼承人的專有戒指。

在老爸眼裡只是個童話的傳說,派下這個任務他都想偷笑,菜逼八的海爾斯卻將他視為展現實力的好機會。雖說老爸並沒有重點培育海爾斯成為下一代的繼承人,但是嚴厲的老爸對海爾斯的要求果斷也是有的。身為一個軍人家族,隨身攜帶刀劍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事喔。但只有帶刀卻不會用刀這也太難看,海爾斯在幼年時就被要求攜帶成人配戴的刀劍,雖然只是一個沒開鋒的精美鐵棒,每日都有固定的操課。身為一介女子,老爸僅僅要求幼女海爾斯練練閱兵時的指揮技巧罷了,真正的武術劍術從來也不曾教導。但幼女海爾斯卻天真的認為自己武功蓋世了,身為一個領導千金,身邊的僕人都打輸幼女海爾斯也是很理所當然的喔。這也漸漸助長了幼女海爾斯一點天真的思想,就在往後的日子種下了一個,說是敗點也好,其實講好聽的就是萌點了。

幼女海爾斯現在已經是少女海爾斯了喔,每天還是勤練劍法(其實是閱軍用的指揮術罷了),練到手臂都粗壯了,這粗壯的手臂長在一個少女千金身上成何體統。但是仍然,身為一個千金是不會聽到任何實話的。這件事在少女海爾斯,進化為成熟海爾斯的時候才開始後悔不已。每日都穿著正式的軍裝出現,因為是陽剛長袖的,少女貴婦的禮服是無緣了。

回到那個戒指的任務。接到任務指示的海爾斯,對著身邊的丫環交代下去了,給他變個部隊出來,這神奇的戒指要是能找出來肯定是個白黨家族的一大勝利頂點,趕緊去辦的。這身邊的丫環,另一個說詞叫做侍從,每日的固定工作就是幫海爾私提著那把,身為武家必備的,未開封的指揮刀。軍人家族總是要把佩劍在身的,但對海爾斯而言這實在頗重的,就讓了丫環作這事了,另外一件事也是怕自己忘記配戴而被老爸念了,交給專人辦這事是頂好,海爾斯這麼想。

老爸聽到了,原本就逗這他玩的性質,這女子就真的起勁起來,頓時有點擔心。這時收回任務又得讓丫頭鬧,放他去又怕這局勢搞出亂子,肯定得有個人照顧,這誰呢?老爸有了主意,在丫環出門前,說了聲「那個黑羊將軍,就他了吧;他是這方面的專家」丫環回頭看了看,懂了老闆意思,走了。

* * *

黑羊將軍,今年就是該退休的年紀了,在白黨家族服務三十年的老傢伙。論年資論聲望,獲得了一個將軍的稱號也是很合理的喔。這麼一個受眾人敬重的屆退老者,在想著退休之後沒事作反而有點恐慌的還是考慮晚點退休的時候,就在海爾斯大小姐,以那把沒有開鋒刀刃給狠狠的一巴掌下去,才稍微意識到現在環境適不適合發呆的。

黑羊將軍注意到房間內其他人已經關注這邊了,窗子口那邊也多了很多探頭探腦,這事還是早點結束好呢,也沒搞懂大小姐到底說了什麼就連聲答應了。「從現在開始你就跟我來吧!在帶幾個多幾個人,換上像樣的衣服!…這件事要秘密的進行,對啊,人太多也不行呢,再一個人吧,至少…在一個男人,你這樣老傢伙也粗重不了呢。…那個眼睛很小的,過來過來,作什麼的?…蛤,沒關係,今天以後就過來這邊吧,這是一項緊急的大事!」

年輕小姐的高頻聲音讓黑羊將軍覺得刺耳了,但又想想,這可是大小姐呢,姑且也是一項值得說嘴的事。小姐吩咐要換上能看的衣服,這是塵封已久的的軍人制服該再現的時候了,啊,老骨頭在多繼續待幾天,果然還是有好事的。黑羊將軍又想著過去的光榮回憶,不知講著什麼起來了。大小姐身邊的丫環靜靜的聽著,一邊準確的接住大小姐亂丟的指揮刀。

附注
------

歐克帝長這樣

丫環長這樣,名字是劍鞘(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