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嘉的博物誌》第一語言課

第一語言課

=====

教室在這邊吧?看來是提早到了呢……啊不對,有個男生已經在了。他慵懶的趴在桌上,我腳步故意發出大一點的聲音,希望別嚇到他…。恩?沒有反應?現在教室只有他一個人的,在前排的邊上,其他座位都很空蕩。恩…應該,先找位子坐吧?但不知道該坐哪呢…問問那個男生吧?

我故意發出點聲響,鞋跟叩叩叩的。「那個,你好…」搭配個社交場合使用的笑臉「旁邊這裡可以坐嗎?」等了幾秒,他才慢慢的,很緩慢的,很不想面對似的,瞥頭看著我,臉的一半還埋在手臂裡。沒有說話。

我調整表情,更小心的微笑,「請問…」話還沒說完,他手隨便擺了一擺,又把臉埋回去,趴在桌上。

什麼狀況!

意識到的時候,我已經反射的坐下。才想到,為什麼要坐在這個討厭鬼旁邊啊?後面位置還很多啊!現在想換位置還來得及嗎,這樣會不會表現得太明顯?還是往後看看好了…。

「各位好!」啊,老師來了,來不及了…。語文老師面帶微笑,很有精神的跨步進來,看著我點頭。我緊張的點頭回去。隨後,一個女生捧著幾本書,挺胸的跟在老師後面一起進來了,注意到我,我傻笑回去。她停了一下,想了什麼,儀態很好的走過來,坐在我右邊的位置,形成了一個我坐在中間的陣列。

「最近過的還好嗎?」老師手撐在講台,向我們詢問。「老師好!」右邊的女生很精神的回答。「…額,普通…」左邊的男生很疲憊的聲音。恩…這時候我也該回答才對,要選擇哪種詞彙呢…

「如各位所見,今天有一位新人,歡迎思嘉。」還沒想好反應,老師先丟了球給我「啊!謝謝老師…兩位好」我反射性的應答,左右致意。

「你好!」右邊的女生笑容滿滿,我笑著回去。左邊的男生則「…呦」了一聲。

「好的,那麼繼續上次的進度,思嘉因為是中途加入,若有不明白的部分,要儘快提出的。」「…好…好的!」老師翻開書「上次是到哪邊…?喔…接下來是ㄛㄜㄡ的部分…」

什麼!注音?是教這麼簡單的東西嗎?難道我對學校有什麼錯誤的認知嗎…?天啊,無聊死了…其他人也這麼覺得吧?偷偷看了左邊…。

那個男生顯示很困惑、苦惱的樣子。

恩?

右邊的女生,則是念念有詞,認真的抄寫。

…難道只有我覺得很無聊嗎?天啊,什麼狀況。

***

「…好了,今天就到這邊為止,下次上課的時候,記得繳交寫字本。」放空一陣子之後,聽到這句使我回神了「老師,這邊我不懂」右邊的女生很優雅的舉起手發問,她怎麼維持這麼累的姿勢的?老師一改精神的表情,一絲疲憊飄過,走下台,來到她的桌前「好的…這邊是這樣…注意這個發音…」

他們討論了一陣子。「…老師,我上次的作業可以嗎?」左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我回過頭,這個男生竟然有這種表情,我好驚訝。「喔對,說到那個,很可惜,你還是要再交一份」「不!我寫了三天啊!」那個男生亂抓著頭髮。

我看著他,思考不出頭緒。

「思嘉…今天的內容還跟的上嗎?」老師注意到閒置的我「啊,恩,還行的…」有點心虛。「如果不懂要講出來的喔,因為害羞而不敢說,那可是很大的損失的」老師的笑容讓我更是內疚「沒有的事…這些都很簡單的」我搖搖手,注音怎麼難的倒我。

「…唉唷,剛來第一天的傢伙,講真的假的?」我頭皮發麻了,回頭瞪著這男生。「吹牛可不好,到時候可是更丟臉的喔…我跟你講。」「我沒有亂說!我真的都會的!」「…你都會?噗,我看不行吧。」「當然的!這麼簡單的東西!」我臉都紅了。

「…簡單…哈哈,哈!」他抽起桌上的紙,隨便寫個什麼「齁,那你說,這個是什麼?」「這就是ㄚ!」「…這個加這個?」「聲調符號,這是第三聲調!」「嘖…」他又寫了什麼「這樣?」「水加心,還有你的心寫錯了!要凸不是撇!」他不說話了,看向旁邊。

有種勝利感「我沒說錯的!我看吹牛的是你才…」「好了!你們兩個,馬上停止。」老師嚴肅的臉瞪著我,勝利如同泡泡,飄在我面前,破了。「今天就到此結束,你們先回去了;亦凱留下,我得跟你溝通。」

「喔…不…」那個亦凱的男生,抓著頭很痛苦的樣子。我還處在對於膚淺的勝利,感到羞愧之中。

「解散了,回去小心。」

***

走廊上,喘了一口氣「…呼…」第一堂課,就與同學起衝突,還是不太對啊。雖然這個男生,叫亦凱?真的很討厭!說到底,還不是他先開始的,結果自己糗了吧,哈!但一方面又對這種得勝感到羞愧,這到底是什麼恥辱感呢?不過他還是活該的!誰叫他…

「那個…思嘉…小姐對吧」「啊!不好意思…對!抱歉!啊不對…婀。」那個儀態很好的女生向我搭話,我不知所措的說些詞彙。

「唉嘿嘿」他遮著嘴笑。「那個…亦凱他講話總是比較直的,希望你不要介意」那只算比較直而已嗎?我忍不注心理念了一句,造成說出的話「…沒錯!…不對,其實…恩」很沒有架構。

「…」她盯著我,我尷尬的回望。「…對不起我不知道我在說些什麼。」

「…雖然講話直也不能作為藉口啦,他也常常惹我生氣。」他沒有理會我的尷尬,繼續他的話題。「但還是希望思嘉小姐能原諒他的,他最近的狀況不太好…」她雙手合十,臉湊向我。

「…可以嗎?」雖然她微笑的很有禮貌,但是令人感到壓力。「恩…好…好的…那個,稱呼不用加小姐的…叫我」「那就這樣囉!下次見!」沒等我講完,轉身就走,用一個很端莊的姿勢。

「…好…下次見…不知道名字的小姐」我對著空氣講話。

下回:第二語言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