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威生活

權威生活

今天要講我的個人經驗。在我的成長過程,意圖影響我的人,都是抱持權威價值觀前來傳教,包括我的家長對我耳提面命:「在學校讀書要聽老師的話」「作學生就要安分讀書,不要想東想西」「出社會做人要圓滑,不要理直氣壯;就算你是對的也要顧及對方面子」「老闆能夠當老闆就是有他的道理,表面上讓著他才對」「要確保自己有被利用的價值,才可以永保職位不怕被火」。

以至於連我遭遇的同事、上司、主管也是如此,下屬相信應該無條件信任上級、上司可以不合理的要求下屬;上下關係在這等價值觀中是個不可破除之教條與信仰,不論這教條是否實際上的損及自身甚至集體利益,也要盡身家性命,去實踐這個「權威世界」的理想。我很想怪罪於此前的權威政府,但這個權威信仰肯定不是這一百年來才突然出現。在自然界中,例如蜜蜂、螞蟻、猴子的社會性動物,權威表現無所不在。也因此,人類這類同樣群居型生物,權威體制似乎也是必然。

最近聽到一個詞「行為經濟學」,主要是在檢討與反思自資本主義對於市場那個「看不見的手」過於盲目的信仰。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者在理論的假定上,都是預設所有參與者「都是理性貿易者」而這個假定,在行為經濟學者眼中,從來是不切實計、非科學的盲目根基。因此資本主義的所有市場機制與預測,在現實世界中,總是無法如理論般正常運行。用浪漫這個詞形容資本主義很有趣,但我覺得很適用:我們不該再持有資本主義對市場機制的浪漫、樂觀的信仰,得直視、面對人類的愚蠢、並承認集體的愚蠢有助於種族的存續。

留言